首页 »

美车堂CEO林强:我野心不大

2019/9/22 3:49:52

美车堂CEO林强:我野心不大

第一次见到林强,丝毫没把他和创业者的身份联系起来。这位1979年生的射手座阳光、幽默,笑起来眼睛眯成月芽儿。


“六一”那天,和他一起去美车堂总部对面的创业园区。园区里满是90后,这位70后毫无违和感,娴熟地踢毽子、掷飞镖,还特意找了条红领巾戴上,袖口别上了红色的“二条杠”。走时,不忘拍张鬼脸照,“六一节俺也要过!”那天,他还收到朋友为他女儿准备的儿童节礼物,拆开包装,他乐了,“这只卡通宠物表情太像我,就自己收了吧。”活脱脱一副大男孩的模样。


可当他站在舞台中央,镁光灯打在他身上时,林强又调到了“霸道总裁”模式,思维清晰、语调有力,与台上嘉宾一起分享着他的创业起伏路。


林强是美车堂CEO。这10年,“美车堂”从一家70个平方的洗车店,发展成全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汽车服务直营连锁,业务遍及全国26个城市,有300多家直营店,3000多名员工。


很多人被他的执着、坚韧打动。“我的微信名一直叫小强,一个渺小的打不死的小强。可能因为暂时的成功在别人眼里显得很强大,但是我希望在自己的眼中永远是那个小强。”


一下舞台,他又恢复了本性,“啊呀,牛仔裤勒得太紧了。”不过,宣告结果时,这个大男孩还是有几分紧张。直到确认被选为长宁区十大杰出青年,才舒了口气。这个“光环”也意味着他将承担更多社会事务。


他会不会因此变得更忙?熟悉林强的朋友不以为然。他们见惯了他的乐观、随性。林强身材保持得挺好,毫无“中年大叔”的发福迹象,他平时是健身房常客,器械、跑步,一个不少,据说今年目标是练出腹肌。


他爱美食,说起神户牛肉的制作流程头头是道,就餐口味也独特,喜欢晒各种美食,从花色到口味,从就餐环境和心情,从羊肉泡馍到日式料理,从西式糕点到传统美味,似乎走到哪吃到哪。


“在你身上似乎看不出创业的沉重痕迹嘛。”我问。


他大笑,纠正我这个说法,“那是你没见过创业中的我,各色人物打过交道,各种苦吃过……”


不过,听他的创业故事,那些坎、那些苦似乎对他算不了什么,甚至还有点魔幻主义的味道。


有个感受很明显,这应该是他的乐观天性带来的一份好运气。林强容易看到事物好的一面。他的朋友圈里有各种小确幸,“交通不好,我回公司步行解决,穿行虹桥绿地,省下车钱可以买咖啡,咖啡产生的热量,步行又消耗了!完美哦。”


他说,简单知足是他的价值观。“我希望把很多事情看得简单一点,简单其实可以带来更多的快乐。我也希望把这份简单的快乐跟别人分享。”


三年多前,美车堂接受了太盟的投资,占80%的股权。换了其他创业者听了会可能会想不通,为什么呀?林强嘿嘿一笑:“对这个选择我一点不后悔,我野心不大,不是那种怀着强烈财富梦的人,更在意扎扎实实的看得见的成果。”


他的办公室墙头挂着一副色彩明丽的画,“这是我女儿画的。”说这句话时,他语调温柔、表情满足。他说,更愿意把时间花在家人身上,“趁女儿还像个小姑娘,趁老婆还没老,我要多陪陪她们”。


这个回答挺有上海男人的风格。是的,林强生于上海、长于上海,是位地地道道的上海创业者。这也许是他作为创业者但能拥有丰富生活的一个原因吧。


第一批员工捏脚时游说


上海观察:很多人都享受过美车堂提供的汽车美容服务。不过,美车堂在媒体上分享不多。当初是怎么想到创办这样一家企业的?


林强:创业对我其实挺简单,因为我喜欢车,我所有的工作都和车有关。


2002年大学毕业后,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从事汽车销售。一开始卖桑坦纳,不久我就跳到了法拉利。那时也正赶上了上海第一批豪车风行。


有一次,一位香港客户向我投诉。我们认识后,他跟我说,上海没有一家像样的洗车店。开豪车却在路边洗车,这让车主很不自在。


上海观察:这是你做美车堂的缘起么?


林强:对,后来我就跟他去香港考察,发现很多洗车店都开在太古城这样的购物商场。我们决定在上海也开一家类似的店,当时从香港带回几位操作工,在车上大家想了个名字,就是“美车堂”,香港味蛮浓的吧。


第一家店开在梅陇镇广场,我和他合伙。开了一阵后,我们觉得这个商业模式是对的,但员工不对。那时我已决定从法拉利辞职,开始全职做“美车堂”。


上海观察:那员工问题是怎么解决的?


林强: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,第一批洗车工就是我出去吃饭、捏脚,通过游说把他们挖过来的。我们很留意那些服务态度好的服务员,和他们聊天,了解他们的想法。美车堂开的工资挺高,所以很容易鼓动他们。


我们的顾客以女性为多,很多女性在逛商场时,顺便把车也洗了,因为还有泊车等服务。我们的女性会员一度占到70%以上,而靠女性的口碑传播是很快的。


最艰难时差点卖掉


上海观察:美车堂的发展速度很快,扩张过程中碰到什么问题?


林强:自梅陇镇开出第一家后,我们又陆续在其他大商场开设。但很快就发现,内部管理跟不上了。当开到20几个店时,“飞单”开始出现。竞争对手、各种人都出来跟你搞。但这是外因,根本原因还是内部管理的问题。


最困难时,公司所有人三个多月没有领到一分钱,但每天还是面带微笑在店里迎接顾客。公司在崩溃边缘的时候,我已经决定以200万的价格将公司转让给竞争对手,可是对方在交易当天却只带来一张150万的支票。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
上海观察:这是否也是一次转机?


林强:嗯,可以说,如果不是因为当初那份血性和骨气,美车堂就没有今天。我们痛定思痛,决定重塑公司的管理流程和服务系统,当时请了一位普华永道的高管做我们的财务和运营,买了一个门店结算系统,实施严格的标准化服务流程。


洗车行业的门槛很低,我们的竞争对手都是散户。比如有亲戚朋友在商场工作,他就能开出一家门店。但他的关系也决定了很难进一步拓展。而且他们的定位有问题,装修简陋、员工也不穿制服,甚至店里还住着人。这样,我们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,他们是“洗车店”,我们是“汽车美容”,美车堂就是致力于打造一个品牌。


我们是被万达拽着走的


上海观察:看你们的全国店铺版图,美车堂大都开在大型购物中心,为什么这么选择?


林强:05、06年正值购物中心扩张期,我们正好在此时进入,可以说踏准了这一轮购物中心发展的节奏。当初签合同,都是看着规划图纸签的。如果今天再让我做一遍,未必能做起来。


而在某种程度上,我们也是被万达拽着走向全国的。万达当初在五角场开出第3家商场,我们入驻。当万达向其他城市扩张时,也带着我们一起走,“美车堂去么?不去,合同到期就关掉。”当初很多商铺就是跟着万达一起攻城掠池,不少店被拖死,但我们没被拖死,反而壮大了。


当然,开一家洗车店只需2位管理者,成本也就20来万,这也是发展快的原因。


上海观察:什么时候向北京进军的?


林强:北京开第一家店是在08年,这和万达无关,是我们自己的战略决策。当时是冬天,路面结冰,北京室外没法洗车,所以我们的店一下子很火,所有客户都说好,主动请我们开到商场。


上海观察: 在向全国拓展过程中,遇到哪些困难?


林强:那时全国满地跑,飞机、火车、汽车一天连轴乘,有时候买不到票,就买站票,就在厕所边站一下午。


最头疼的还是与当地环境的磨合。我们的竞争对手都是个体户,大部分都是社会人员,几乎每个地方都有人来砸店。比如在武汉,开店第一天,员工就被当地流氓打破头,好几个被缝七、八针。我们也体验了不同地域不同的行政风格,这里面也是一大堆故事。


上海观察:洗车行业与政府打交道多么?


林强:当你做点小生意还是容易的,等做大一点,来管的部门就多了。汽车后服务行业要面对环保消防工商公安等很多部门,很多审批本意是好的,但在操作层面可能会走样,但我对政府还是持乐观态度的,现在的年轻干部就很爱笑,素质也比较好,我总觉得会一代比一代好。


上海观察:在很多人眼里,洗车行业依然是比较低端的。而你们致力于创造一个汽车美容品牌,公司文化是什么?


林强:在我们公司,所有人都是平等的,也很少开形式主义的会议,大家都很务实。公司三分之一外聘,比如财务总监来自罗兰贝格,我们的高管可比我有文化。但三分之一的中层干部来自原来的洗车工。洗车工洗到35岁,他如果考出上岗证,就可以申请做出纳,或者店长。因为有内部晋升通道,美车堂的人员流失率很低,大家都很珍惜这份工作。


选择PE我不后悔


上海观察:公司什么时候做出融资的决定?


林强:美车堂的现金流一直很好,都是自己的资金在滚,我们也没有银行贷款,但要进一步发展,肯定需要融资。3年前美车堂接受了太盟的投资,太盟占80%的股权。


上海观察:80%的股权占比挺大的,为什么没选择VC呢?


林强:当时对风险投资不是太懂,如果那时我们谈的是VC,也有可能会选择VC。


不过回过头来想,我不后悔。这可能会错过更大的发展机会,但也构建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发展路径。


这可能也是上海人的本性吧,我不是野心很大的人,不会做太大的财富梦,更在意当下,一定要能看到阶段性的成果。


上海观察:太盟入股后,美车堂有什么发展?


林强:前段时间政府严厉打击黄标车。我们的救援拯救公司因为背后有PE,所以有财力全部更换,差不多花了4000多万,这样就变成上海最新的车队。但换车对其他运输公司就是一道很难跨过的坎。这就是资本的优势。


今天的美车堂主营业务包含汽车美容洗车、快修保养、钣喷维修三大块实体店业务,同时通过几年的延伸,我们有加油站的汽车服务品牌澳造型,有上海最大的救援拯救公司,有二手车交易平台“又一车”,还有社区服务平台车爸爸。又一车和车爸爸,完全用互联网的方式,进行推进和融资。


上海观察:“又一车”的交易量有多少?


林强:这是基于门店的二手车买卖平台,门店相对来说还是服务中高端客户的,在整个二手车服务成交单价有个性。目前规模是月均五百台左右,现在在上海、苏州和杭州三个城市发展,但是平均成交价是十二万左右,是行业平均水平的一倍。因为比较高的客单价,未来可以帮客户做贷款和金融服务。


上海观察:下一步的发展有何考虑?


林强:越是高频的服务越是不赚钱的,越是低频的服务毛利相对较高。我们把洗车服务作为一个入口。想建立高频与低频业务的循环,即通过高频服务养成对客户直接的关系和信任背书,当客户发生低频消费的时侯,第一个可以想到的是美车堂。


我们已开了两百家店,占领了很多城市。但是现在的重点是北上广深,我们希望做的更厚一点,做的更加多元,希望对车主的画像更立体一点,让我们更懂车主,给车主提供更好的服务。


事业圈做大,生活圈缩小


上海观察:现在除了经营公司,你还有“长宁十大杰青”等社会身份,怎么平衡好之间的关系?


林强:我现在的想法就是事业圈做大,但要把生活圈缩小。我住在长宁,生活在长宁,很多朋友也在长宁,我很乐意为长宁做点事儿。这次被评为“杰青”,也是一个契机。比如我会和大学生、高中生交流,把我真实的创业过程和他们分享。


上海观察:平时爱看什么书?


林强:平时看书不多,这些年太忙,一直没时间沉淀下来系统学习,接下来我想去交大读MBA,圆一下自己的读书梦。


上海观察:看你的朋友圈,生活挺多姿多彩的,喜欢晒美食,能说说你的美食观么?


林强: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位美食家,享受和烹饪着自己的人生。享受美食的过程和吃贵的东西是两件事情,味觉只是一个基础的享受,从饮食角度看待历史、文化、社会和人生会有更不一样的感受。走更多的路,尝更多的味道,感受当地的气息,会有着不一样的人生感悟。只要对烹饪的过程无怨无悔,味道一定会包您满意。


上海观察:刚才你说到,野心不大,可能和上海人的本性有关。


林强:上海人更懂得过日子吧。我不是那种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事业上的人,工作是做不完的。我会多抽时间陪家人,多抽时间运动健身,多抽时间服务社会,多和年轻人接触交流。


上海观察:看你蛮疼爱你女儿的,帮她扎兔子灯,舍得花时间带她去玩。


林强:是的,趁她还是个小姑娘时,我要多陪陪她,有些事情错过了,是没办法补的。


上海观察:平时和朋友、员工相处,他们眼里你是啥模样?


林强:应该不像个“老板”吧(笑),我崇尚简单,简单可以带来更多的快乐。我也希望把这份简单的快乐跟别人分享,工作已经够辛苦,要随时找点乐趣嘛。